020-39388591    18675872398
旅游市场动态

灵魂拷问:云南真的适合大搞文旅小镇吗?

发布日期:2019-11-11
  01
  11月6日,在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,云南省举办了招商引资推介会,省长阮成发表示,云南将以“三张牌”为引擎,共同开辟绿色发展新路径。其中一张——“健康生活目的地牌”,就是要聚焦大健康产业、全域旅游、特色小镇等重点方向持续发力,构建“大健康+全域旅游+康养+特色小镇”产业链条。
  两年多来,云南的特色小镇炒的火热,从多项政策到上亿资金,无一不显示出云南建设特色小镇的决心。
  效果如何?
  令人遗憾的是,在两年多的时间里,云南还没有一家在全国范围内能叫得响的特色小镇,反而在负面典型案例方面贡献了一些价值。
  今年8月,云南省发改委在官网发布通报,特色小镇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决定给予玉溪澄江广龙旅游小镇、沙溪古镇、临沧翁丁葫芦小镇黄牌警告,限期3个月进行整改。
  这三个小镇在2018年还因为创建成效明显,都收到了1.5亿元以奖代补的资金支持,为何今年就被“黄牌整改”,甚至将来还可能被“红牌罚下”,收回奖补资金,进行全省通报。
  以广龙旅游小镇来看,这个小镇位于抚仙湖北岸,项目概算投资约70亿元,当地曾宣传称,该项目对于抚仙湖保护、沿湖群众搬迁安置、生产生活方式转变、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。
  然而,这个背负着艰巨使命的小镇不仅没有让大家如愿,反而以旅游小镇的名义做起房地产的生意。
  前几日,在被通报后两个多月后,当地的置业顾问还在推销广龙旅游小镇的房产,其中,既有有酒店公寓、住宅,还有双拼以及中央三令五申很多年禁建的别墅。置业顾问说,别墅均价在2.1万到2.3万之间,如果从外地去看房,还可以报销来往的机票。
  今年,云南特色小镇中备受关注的,还有鸡足山禅修小镇。
  据央视报道,在申报特色小镇项目之前,鸡足山镇就已经有一个“鸡足山·圣山古镇”项目,由深圳市适度行投资有限公司投资建设,概算总投资20亿,选址就在鸡足山镇沙址村委会火把村和萝卜地村,占地约626亩。
  作为深圳适度行的子公司,大理适度行置业有限公司制作了“鸡足山禅修小镇”的创建方案,项目范围也从600多亩地,扩大到3.7平方公里,是原来规划面积的8倍多。
  说是禅修小镇,其实也是以旅游项目开发为主的旅游地产项目。
  最终,鸡足山禅修小镇因为触碰生态红线被淘汰,目前处于停滞状态,已经征收的土地还在闲置中。
  和鸡足山一起被淘汰的,还有同样触碰生态红线的八宝壮乡小镇,主体未落实、未开工建设的永胜清水古镇、陆良蚕桑小镇、罗平油菜花小镇,将特色小镇与产业园区概念混淆的个旧市大屯特色制造小镇,均被收回了1000万的启动资金。

  02
  上面的例子还都是被公开报道过的。劲旅君调查发现,在云南省公布的105个特色小镇中,虽然今年以来因为各种问题已经处理了9个,但存在问题的不只是这些。
  以勐海勐巴拉雨林小镇为例,这个项目距离县城约2公里,占地面积12000亩,占据了勐海县最优质的土地资源,被热带雨林和30多个湖泊覆盖,规划了“康体运动主题园、健康养生园、国际健康疗养园、六国风情水镇、蜜月度假主题园、普洱茶文化主题园、VR秘境艺术博览园”七大园区,计划总投资43.5亿元。
  劲旅君发现,在这七大园区中可供居住的就有养生酒店、民俗客栈、主题酒店、悦椿养生度假酒店、悦椿温泉SPA、国际会议中心、金链温泉度假村、高端别墅居住区、树屋酒店、帐篷酒店、睡袋酒店等十余种项目。
  在小镇投资主体云南浩宇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浩宇集团)的官网上,也可以看到,勐巴拉雨林小镇是浩宇集团地产板块的重要产品,目前康体运动主题园已经成型。这个主题园以亚洲十大最美高尔夫球场为载体,建设了度假酒店、温泉度假村、高端别墅居住区。
  劲旅君在搜索引擎上搜索“勐巴拉雨林小镇”发现,从第一页到第十页,铺天盖地都是卖房的信息。独栋、联排、双拼、公寓住宅可谓是应有尽有,价格也从几十万到上百万不等。
  为了照顾投资人,公司此前还推出了目前托管式酒店公寓,公司可以代为出租,平均每年收益可达9-10万。
  “西双版纳特色小镇房源全线告急,你都不慌的吗?”“勐巴拉雨林小镇三期85平小别墅地上两层舒适的品质,无比的享受”等推介小镇地产的文章也是遍布页面。
  浩宇集团网站早些时候的新闻显示,这个项目是从2009年开始建设的,当时的定位就是旅游地产。
  勐巴拉雨林小镇是否会步广龙旅游小镇的后尘,就得等时间去揭晓了。
  
03
  云南创建特色小镇,优势十分突出。
  云南环境好,生态优势明显;文化深厚,既包括当地的历史文化,还有丰富的民族文化;此外,云南的许多建筑风貌特点突出,并且其中很多都跟青山绿水很好地融为一体。
  为了特色小镇创建工作,云南也下了血本。
  云南省政府2018年出台了《关于加快推进全省特色小镇创建工作的指导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指导意见》),从继续加大财政支持力度、保障土地林地要素供给、多渠道筹措项目建设资金、精准确定特色小镇投资规模、严格控制房地产化倾向5个方面加大对特色小镇的支持力度。
  例如,在财政政策方面,《指导意见》提出,从2018年开始至2020年,每年评选出15个创建成效显著的特色小镇,省财政给予每个特色小镇1.5亿元以奖代补资金支持。
  在2017年年中,云南省特色小镇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公布《云南省特色小镇创建名单》时,也提出对于纳入创建名单的特色小镇,拨付每个小镇1000万元的启动资金,用于扶持小镇开展规划编制和项目前期工作,接下来几年也将陆续启动财政税收优惠奖励政策。特色小镇规划区域内的新建企业,从项目实施之日起,其缴纳的新增税收省(州)市分享收入,前3年全额返还,后2年减半返给县市、区)政府。
  没干就先给钱,干的好了还给大额奖励。放眼全国,一些地方即使有奖补资金,大多也都在几百万到几千万,能给到亿元大力度的支持资金,实属罕见。

  04
  为什么在政策和资金都给出了很好保障的情况下,还没有特别出彩呢?
  因为在云南特色小镇谋划和发展过程中存在不少的问题,导致很多地方重“形”轻“魂”,千镇一面,小镇甚至沦为地方政府、企业争绩求利的工具。
  小镇泛旅游化,同质化问题突出。坐拥丰富旅游资源的云南,105个特色小镇中就有76个是“旅游特色小镇”,约占总数的72.4%,整体来看,泛旅游化,缺乏核心竞争力。
  因此,有网友表示,与其说是105个特色小镇还不如说是建105个仿古建筑的商业小镇。还有网友吐槽:也有部分特色小镇“圈地盖房”后运营引客的能力较差,与产业衔接的综合功能不强。遭到网友吐槽:不论去到哪个小镇,“古街道”上售卖的都是披肩、银饰、非洲鼓,千篇一律的风格就像在逛螺蛳湾(昆明的一家商贸城)。
  缺乏支撑产业,生命力较弱。特色小镇是相对独立于市区,具有明确产业定位、文化内涵、旅游和一定社区功能的发展空间平台,区别于行政区划单元和产业园区。但泛旅游化的小镇运营,多依托“旅游+”的引擎作用,这种运营模式与以产业立镇的特色小镇有着本质区别。
  在云南,以花海为噱头吸引游客,并围绕此开展温泉、民宿、农家乐、手工作坊等的旅游小镇,可以说比比皆是。但一旦花期过后,花海瞬间门可罗雀。这种小镇仅仅是将花海作为引流的一种手段,并未像法国的普罗旺斯一样摆脱了花海经济,做起了香料产业,欠缺能以品牌IP作为核心竞争力的产业生命力。
  投资者中房地产企业多,风险较大。梳理云南特色小镇的投资主体可以发现,既包括本土大、小房企,全国百强巨头,也包括实力与资质皆一般的企业混迹其中“钻空子”。
  大多房地产企业转向做特色小镇,都缺乏对特色小镇内涵和概念的理解,缺乏产业运营能力,对生态环境和社会发展方面的认识也不够充分,导致把特色小镇项目当作房地产开发项目。一些心思不纯的,做特色小镇其实就是为了把土地拿到手。
  政府朝令夕改,下限不断突破。今年8月份,云南省特色小镇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给予玉溪澄江广龙旅游小镇、沙溪古镇、临沧翁丁葫芦小镇三个小镇黄牌警告,限期3个月进行整改。但在3个月快到时,相关负责人又表示,整改期限由原来的3个月延长至1年。
  将来呢?如果一年还整改不到位,是不是要延长到无限期?
  乱规划、乱开发,破坏了小镇整体协调性。地处大理、丽江、香格里拉三大旅游区之间的国家历史文化名镇沙溪古镇,其建设不追求古镇特色,突出地方文化精髓,反而充斥着现代化建筑,本该独具特色的小镇失去了“灵魂”。
  同样,临沧翁丁葫芦小镇是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,但这个小镇无论是建设重点,还是项目、财力、人力的要素都没有放在翁丁老寨上,没有原汁原味展示原始部落的形态,反而本末倒置,使用现代化建筑材料破坏小镇原始风貌。

  05
  上面的这些问题,不禁令人怀疑,云南到底适合大搞文旅特色小镇吗?
  我们不妨先看看其他省的做法。
  浙江省是“特色小镇”概念的诞生地,也是国内特色小镇发展最成熟的区域。
  2015年4月,浙江省政府出台了《关于加快特色小镇规划建设的指导意见》,提出全省力争通过3年时间重点培育和规划建设100个左右特色小镇,聚焦信息经济、环保、金融等七大产业和历史经典产业打造产业生态,并对特色小镇的创建程序、政策措施等做出了规划。按照规划,3年内每个特色小镇要完成固定资产投资50亿元左右(不含住宅等房地产项目投资),所有特色小镇要建设成为3A级以上景区。
  到如今,在短短四年多的时间里,浙江已经崛起了西湖云栖小镇、余杭梦想小镇、玉皇山南基金小镇、余杭艺尚小镇、诸暨袜艺小镇、德清地理信息小镇等一大批特色小镇。
  观察这些浙江成功的特色小镇,我们不难发现,很重要的一点就是,小镇的立足点、出发点和重点都在产业。浙江特色小镇的产业定位要求聚焦信息经济、环保、健康、旅游、时尚、金融、高端装备制造等7大万亿元产业,以及茶叶、丝绸等历史经典产业,围绕重点产业来打造完整的产业生态圈,以培育具有行业竞争力的“单打冠军”,构筑产业创新高地。
  浙江省特色小镇创建的实践者、探索者翁建荣也曾在一次调研中表示,要主攻最有基础、最有优势的特色产业来建设,不能“百镇一面”。
  这一点正是目前云南特色小镇建设的短板,云南70%以上的都是文旅小镇,其中以茶文化为主题的小镇就有8个,包括普洱市的思茅普洱茶小镇、景迈普洱茶小镇,临沧市的双江县勐库冰岛茶小镇、临翔区昔归普洱茶小镇、凤庆鲁史茶马古道文化小镇、凤庆滇红小镇,保山市的昌宁红茶小镇,西双版纳的易武古镇……
  虽然茶叶是云南的传统产业,但是如此大规模的茶文化小镇不仅不能突出云南的特色,培养出“单打冠军”,反而很容易导致重复建设、恶性竞争、出现同质化产品等风险。
  实际上,旅游虽然也是产业,但这种产业在中国受季节和节假日影响太大,很难支撑小镇持续的生机。
  就目前的发展情况来看,云南正在兴建的特色小镇已经陷入了“千镇一面”的同质化瓶颈,并没有呈现出特色鲜明、百花齐放的特点。
  我们鼓励探索,但是也更希望,在快步赶路的时候,可以想一想,如此大费周章搞的特色小镇,真的适合云南吗?
  作者:朴华

上一篇:四川康养旅游走在全国前列,是怎么做的?

下一篇:【案例+解读】夜间旅游产品开发策略



灵魂拷问:云南真的适合大搞文旅小镇吗?
  01
  11月6日,在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,云南省举办了招商引资推介会,省长阮成发表示,云南将以“三张牌”为引擎,共同开辟绿色发展新路径。其中一张——“健康生活目的地牌”,就是要聚焦大健康产业、全域旅游、特色小镇等重点方向持续发力,构建“大健康+全域旅游+康养+特色小镇”产业链条。
  两年多来,云南的特色小镇炒的火热,从多项政策到上亿资金,无一不显示出云南建设特色小镇的决心。
  效果如何?
  令人遗憾的是,在两年多的时间里,云南还没有一家在全国范围内能叫得响的特色小镇,反而在负面典型案例方面贡献了一些价值。
  今年8月,云南省发改委在官网发布通报,特色小镇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决定给予玉溪澄江广龙旅游小镇、沙溪古镇、临沧翁丁葫芦小镇黄牌警告,限期3个月进行整改。
  这三个小镇在2018年还因为创建成效明显,都收到了1.5亿元以奖代补的资金支持,为何今年就被“黄牌整改”,甚至将来还可能被“红牌罚下”,收回奖补资金,进行全省通报。
  以广龙旅游小镇来看,这个小镇位于抚仙湖北岸,项目概算投资约70亿元,当地曾宣传称,该项目对于抚仙湖保护、沿湖群众搬迁安置、生产生活方式转变、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。
  然而,这个背负着艰巨使命的小镇不仅没有让大家如愿,反而以旅游小镇的名义做起房地产的生意。
  前几日,在被通报后两个多月后,当地的置业顾问还在推销广龙旅游小镇的房产,其中,既有有酒店公寓、住宅,还有双拼以及中央三令五申很多年禁建的别墅。置业顾问说,别墅均价在2.1万到2.3万之间,如果从外地去看房,还可以报销来往的机票。
  今年,云南特色小镇中备受关注的,还有鸡足山禅修小镇。
  据央视报道,在申报特色小镇项目之前,鸡足山镇就已经有一个“鸡足山·圣山古镇”项目,由深圳市适度行投资有限公司投资建设,概算总投资20亿,选址就在鸡足山镇沙址村委会火把村和萝卜地村,占地约626亩。
  作为深圳适度行的子公司,大理适度行置业有限公司制作了“鸡足山禅修小镇”的创建方案,项目范围也从600多亩地,扩大到3.7平方公里,是原来规划面积的8倍多。
  说是禅修小镇,其实也是以旅游项目开发为主的旅游地产项目。
  最终,鸡足山禅修小镇因为触碰生态红线被淘汰,目前处于停滞状态,已经征收的土地还在闲置中。
  和鸡足山一起被淘汰的,还有同样触碰生态红线的八宝壮乡小镇,主体未落实、未开工建设的永胜清水古镇、陆良蚕桑小镇、罗平油菜花小镇,将特色小镇与产业园区概念混淆的个旧市大屯特色制造小镇,均被收回了1000万的启动资金。

  02
  上面的例子还都是被公开报道过的。劲旅君调查发现,在云南省公布的105个特色小镇中,虽然今年以来因为各种问题已经处理了9个,但存在问题的不只是这些。
  以勐海勐巴拉雨林小镇为例,这个项目距离县城约2公里,占地面积12000亩,占据了勐海县最优质的土地资源,被热带雨林和30多个湖泊覆盖,规划了“康体运动主题园、健康养生园、国际健康疗养园、六国风情水镇、蜜月度假主题园、普洱茶文化主题园、VR秘境艺术博览园”七大园区,计划总投资43.5亿元。
  劲旅君发现,在这七大园区中可供居住的就有养生酒店、民俗客栈、主题酒店、悦椿养生度假酒店、悦椿温泉SPA、国际会议中心、金链温泉度假村、高端别墅居住区、树屋酒店、帐篷酒店、睡袋酒店等十余种项目。
  在小镇投资主体云南浩宇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浩宇集团)的官网上,也可以看到,勐巴拉雨林小镇是浩宇集团地产板块的重要产品,目前康体运动主题园已经成型。这个主题园以亚洲十大最美高尔夫球场为载体,建设了度假酒店、温泉度假村、高端别墅居住区。
  劲旅君在搜索引擎上搜索“勐巴拉雨林小镇”发现,从第一页到第十页,铺天盖地都是卖房的信息。独栋、联排、双拼、公寓住宅可谓是应有尽有,价格也从几十万到上百万不等。
  为了照顾投资人,公司此前还推出了目前托管式酒店公寓,公司可以代为出租,平均每年收益可达9-10万。
  “西双版纳特色小镇房源全线告急,你都不慌的吗?”“勐巴拉雨林小镇三期85平小别墅地上两层舒适的品质,无比的享受”等推介小镇地产的文章也是遍布页面。
  浩宇集团网站早些时候的新闻显示,这个项目是从2009年开始建设的,当时的定位就是旅游地产。
  勐巴拉雨林小镇是否会步广龙旅游小镇的后尘,就得等时间去揭晓了。
  
03
  云南创建特色小镇,优势十分突出。
  云南环境好,生态优势明显;文化深厚,既包括当地的历史文化,还有丰富的民族文化;此外,云南的许多建筑风貌特点突出,并且其中很多都跟青山绿水很好地融为一体。
  为了特色小镇创建工作,云南也下了血本。
  云南省政府2018年出台了《关于加快推进全省特色小镇创建工作的指导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指导意见》),从继续加大财政支持力度、保障土地林地要素供给、多渠道筹措项目建设资金、精准确定特色小镇投资规模、严格控制房地产化倾向5个方面加大对特色小镇的支持力度。
  例如,在财政政策方面,《指导意见》提出,从2018年开始至2020年,每年评选出15个创建成效显著的特色小镇,省财政给予每个特色小镇1.5亿元以奖代补资金支持。
  在2017年年中,云南省特色小镇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公布《云南省特色小镇创建名单》时,也提出对于纳入创建名单的特色小镇,拨付每个小镇1000万元的启动资金,用于扶持小镇开展规划编制和项目前期工作,接下来几年也将陆续启动财政税收优惠奖励政策。特色小镇规划区域内的新建企业,从项目实施之日起,其缴纳的新增税收省(州)市分享收入,前3年全额返还,后2年减半返给县市、区)政府。
  没干就先给钱,干的好了还给大额奖励。放眼全国,一些地方即使有奖补资金,大多也都在几百万到几千万,能给到亿元大力度的支持资金,实属罕见。

  04
  为什么在政策和资金都给出了很好保障的情况下,还没有特别出彩呢?
  因为在云南特色小镇谋划和发展过程中存在不少的问题,导致很多地方重“形”轻“魂”,千镇一面,小镇甚至沦为地方政府、企业争绩求利的工具。
  小镇泛旅游化,同质化问题突出。坐拥丰富旅游资源的云南,105个特色小镇中就有76个是“旅游特色小镇”,约占总数的72.4%,整体来看,泛旅游化,缺乏核心竞争力。
  因此,有网友表示,与其说是105个特色小镇还不如说是建105个仿古建筑的商业小镇。还有网友吐槽:也有部分特色小镇“圈地盖房”后运营引客的能力较差,与产业衔接的综合功能不强。遭到网友吐槽:不论去到哪个小镇,“古街道”上售卖的都是披肩、银饰、非洲鼓,千篇一律的风格就像在逛螺蛳湾(昆明的一家商贸城)。
  缺乏支撑产业,生命力较弱。特色小镇是相对独立于市区,具有明确产业定位、文化内涵、旅游和一定社区功能的发展空间平台,区别于行政区划单元和产业园区。但泛旅游化的小镇运营,多依托“旅游+”的引擎作用,这种运营模式与以产业立镇的特色小镇有着本质区别。
  在云南,以花海为噱头吸引游客,并围绕此开展温泉、民宿、农家乐、手工作坊等的旅游小镇,可以说比比皆是。但一旦花期过后,花海瞬间门可罗雀。这种小镇仅仅是将花海作为引流的一种手段,并未像法国的普罗旺斯一样摆脱了花海经济,做起了香料产业,欠缺能以品牌IP作为核心竞争力的产业生命力。
  投资者中房地产企业多,风险较大。梳理云南特色小镇的投资主体可以发现,既包括本土大、小房企,全国百强巨头,也包括实力与资质皆一般的企业混迹其中“钻空子”。
  大多房地产企业转向做特色小镇,都缺乏对特色小镇内涵和概念的理解,缺乏产业运营能力,对生态环境和社会发展方面的认识也不够充分,导致把特色小镇项目当作房地产开发项目。一些心思不纯的,做特色小镇其实就是为了把土地拿到手。
  政府朝令夕改,下限不断突破。今年8月份,云南省特色小镇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给予玉溪澄江广龙旅游小镇、沙溪古镇、临沧翁丁葫芦小镇三个小镇黄牌警告,限期3个月进行整改。但在3个月快到时,相关负责人又表示,整改期限由原来的3个月延长至1年。
  将来呢?如果一年还整改不到位,是不是要延长到无限期?
  乱规划、乱开发,破坏了小镇整体协调性。地处大理、丽江、香格里拉三大旅游区之间的国家历史文化名镇沙溪古镇,其建设不追求古镇特色,突出地方文化精髓,反而充斥着现代化建筑,本该独具特色的小镇失去了“灵魂”。
  同样,临沧翁丁葫芦小镇是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,但这个小镇无论是建设重点,还是项目、财力、人力的要素都没有放在翁丁老寨上,没有原汁原味展示原始部落的形态,反而本末倒置,使用现代化建筑材料破坏小镇原始风貌。

  05
  上面的这些问题,不禁令人怀疑,云南到底适合大搞文旅特色小镇吗?
  我们不妨先看看其他省的做法。
  浙江省是“特色小镇”概念的诞生地,也是国内特色小镇发展最成熟的区域。
  2015年4月,浙江省政府出台了《关于加快特色小镇规划建设的指导意见》,提出全省力争通过3年时间重点培育和规划建设100个左右特色小镇,聚焦信息经济、环保、金融等七大产业和历史经典产业打造产业生态,并对特色小镇的创建程序、政策措施等做出了规划。按照规划,3年内每个特色小镇要完成固定资产投资50亿元左右(不含住宅等房地产项目投资),所有特色小镇要建设成为3A级以上景区。
  到如今,在短短四年多的时间里,浙江已经崛起了西湖云栖小镇、余杭梦想小镇、玉皇山南基金小镇、余杭艺尚小镇、诸暨袜艺小镇、德清地理信息小镇等一大批特色小镇。
  观察这些浙江成功的特色小镇,我们不难发现,很重要的一点就是,小镇的立足点、出发点和重点都在产业。浙江特色小镇的产业定位要求聚焦信息经济、环保、健康、旅游、时尚、金融、高端装备制造等7大万亿元产业,以及茶叶、丝绸等历史经典产业,围绕重点产业来打造完整的产业生态圈,以培育具有行业竞争力的“单打冠军”,构筑产业创新高地。
  浙江省特色小镇创建的实践者、探索者翁建荣也曾在一次调研中表示,要主攻最有基础、最有优势的特色产业来建设,不能“百镇一面”。
  这一点正是目前云南特色小镇建设的短板,云南70%以上的都是文旅小镇,其中以茶文化为主题的小镇就有8个,包括普洱市的思茅普洱茶小镇、景迈普洱茶小镇,临沧市的双江县勐库冰岛茶小镇、临翔区昔归普洱茶小镇、凤庆鲁史茶马古道文化小镇、凤庆滇红小镇,保山市的昌宁红茶小镇,西双版纳的易武古镇……
  虽然茶叶是云南的传统产业,但是如此大规模的茶文化小镇不仅不能突出云南的特色,培养出“单打冠军”,反而很容易导致重复建设、恶性竞争、出现同质化产品等风险。
  实际上,旅游虽然也是产业,但这种产业在中国受季节和节假日影响太大,很难支撑小镇持续的生机。
  就目前的发展情况来看,云南正在兴建的特色小镇已经陷入了“千镇一面”的同质化瓶颈,并没有呈现出特色鲜明、百花齐放的特点。
  我们鼓励探索,但是也更希望,在快步赶路的时候,可以想一想,如此大费周章搞的特色小镇,真的适合云南吗?
  作者:朴华
  • 上一篇:四川康养旅游走在全国前列,是怎么做的?
  • 下一篇:【案例+解读】夜间旅游产品开发策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