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0-39388591    18675872398
旅游市场动态

探索中国旅游休闲度假新模式

发布日期:2016-10-13
  中国的旅游业,经过30多年的发展,取得了从无到有、从小到达的快速变化。随着国民收入的快速提升,旅游出行的频率在提升,对于旅游的需求层次也随之提升。在当下,中国旅游正从观光为主的初级阶段,向着重休闲、度假、体验的更高阶段演变。
  20世纪末,度假旅游在欧美的各类旅游产品已主导,度假游客占比高达六七成。而按照我国“十二五”规划,休闲度假产业也逐步地成为旅游经济的重要支柱性产业。
  起步于1982年的千岛湖旅游,其发展脚步顺应了中国旅游业的宏观趋势,并且在当前,充分结合其实际,将其转型升级的目标明确为休闲度假旅游,以打造“长三角首选、全国一流、世界知名的休闲度假旅游目的地,建成全国乃至世界湖泊旅游的典范。”
  相对于观光而言,休闲、度假旅游拓展了旅游内涵,延伸了旅游产品、产业的链条。这一过程当中,千岛湖也在积极探索休闲度假旅游的新模式。而这种探索,无疑对于中国整个休闲度假产业,具有巨大的启发价值。


一、向休闲度假转型
  2002年开始,千岛湖就提出从观光向休闲度假转型。从这个13年前的时间节点来看,千岛湖的转型是走在中国旅游整体之前的。而当时千岛湖之所以提出转型的一个重要的背景是,千岛湖有一个观光景区普遍存在的痛点,即“人旺财不旺”。
  眼看着游客是很多,但游客在千岛湖停留时间不长,停留两三小时到小半天者居多。停留时间短,对景区来说最多能赚一张门票。想依靠旅游拉动景区的住宿、餐饮、娱乐、购物、运动健身等产业,只能想方设法延长游客停留时间——最好留宿过夜。
  观光旅游的时代,也是“得目的地者得天下”的时代。彼时旅游开发的主要模式是对优质资源的占有,然后划定范围坐收门票。在门票经济的逻辑,只需在乎游客数量,游客的停留时间反倒其次。但越来越多景区对门票经济模式,已经遇到了瓶颈:景区容量有极限度,游客量不可能无限增长,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门票,一单涨价就会引发社会性的抱怨。所以,向休闲度假转移,是很多观光景区的被迫选择。这样来看,2002年就提出转型的千岛湖,还是颇有前瞻的。
  随着“带薪休假制度”和“国民旅游休闲计划”的实施,大众旅游正向国民休闲时代转变,旅游、休闲、度假将成为现代人们品质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向休闲、度假转型,有了越来越充分的市场容量的支持。
不过,也不是所有的观光景区都适合做休闲度假。而千岛湖能够早早提出转型,其实也在于它作为湖泊型景观,有发展观光旅游的先天优势。
  国际上,湖滨型的景观,往往也是休闲度假旅游区。水面和纵深极广的湖滨空间提供了发展多种产业的空间。千岛湖也是如此,且还拥有大量岛屿和半岛。随着转型战略的坚持深入,千岛湖的旅游业的整体结构逐步发生变化。其中最明显的过夜游客比例的上升。据淳安县旅委的统计,2013年,淳安共接待游客908.6万人次,其中一日游570万人次,占比62.7%;过夜游客338.6万人次,占比37.3%。
  任何行业的转型,其背后都是产业布局的变化。倚靠一湖秀水,千岛湖过去几年大力布局度假酒店产业。并依托度假酒店,发展高级游艇、会议、展览、户外运动等项目。千岛湖靠近长三角偌大的市场,而长三角作为中国最为发达的区域之一,有大量的企业家、白领、中产家庭等,对于千岛湖这样的度假产品拥有旺盛的需求。


二、“旅游+”的产业布局
  “旅游+”这个概念,最近在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的亲自倡导下,在当下的旅游界已和“互联网+”一样热门。
  李金早特别指出,旅游+休闲度假,将会形成旅游休闲一体化发展。目前,我国人均GDP已超过7000美元,旅游需求进入爆发式增长阶段。国务院办公厅的《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》,提出要强化落实带薪休假,鼓励错峰休假和弹性作息。
  在国家旅游局的层面,为发展休闲旅游产业,将引导社会资本建设一批满足大众化、多样化、多层次休闲度假需求的国民度假地;支持景区和城市发展旅游演艺,丰富旅游者晚间休闲生活;支持引导社会资本开发温泉、滑雪、滨海、山地休闲度假产品,加快推动环城市休闲度假带建设,鼓励城市发展休闲街区、绿道、骑行公园、慢行系统,拓展城市休闲空间。
  回顾千岛湖过去一直以来的产业布局,其实正是李金早局长所讲的“旅游+休闲度假”的先行尝试。
  目前,千岛湖最为引人注意的一个产业,一定是酒店业。中国很少有别的地方能像千岛湖这样,在小小区域内密集地布局酒店。截至2014年底,淳安全县酒店数量达368家,全县所有住宿设施接待的过夜游客达290余万人次。
  更重要的是,千岛湖聚集了众多的高星级度假酒店,目前已形成以洲际度假酒店、喜来登度假酒店、希尔顿度假酒店、开元度假村、温馨岛度假酒店、天屿悦榕庄度假酒店、润和建国度假酒店等国内外高端品牌为代表的高星级酒店集群。
  这些知名的精品度假酒店的集群,聚集了规模效应,促使千岛湖休闲度假品牌的成倍放大,并带动了高端餐饮、户外运动、会议、展览、游船游艇等产业的发展。
  在会议方面,千岛湖越来越成为会议旅游的举办地。其中不乏国内外重量级会议,如第四届中国城市会展高峰会议暨政府主导型展会创新发展会议、第六届亚洲展览会议协会联盟年会及论坛、20国集团银行行长会议等。
  而在游船、游艇产业上,目前千岛湖景区已有游船121艘,共12677个座位;普通游艇166艘,共2064个座位。甚至还发展其了内湖游轮旅游。千岛湖的伯爵号游轮,是中国内陆湖泊最大的豪华游轮,共有客房88间,载客量496人。
  基于游客的休闲度假需求,千岛湖还发展了游艇俱乐部、水上运动基地、千岛湖水上不夜城、凤凰度假村、天清岛度假村等,满足游客的多元需求。
  除了“高山大”的酒店、游艇之外,千岛湖的“旅游+”还包括“旅游+乡村旅游”。2014年,千岛湖的乡村旅游客流量高达336.5万人次,实现收入3.56亿元,同比分别增长28.0%和26.7%。
  而且很显然,千岛湖的乡村旅游发展层次,目前已逐渐脱离了“吃农家饭、住农家院”的简单“农家乐”阶段,上升为以特色民宿、在地文化体验为核心的新型乡村旅游。
  目前,当地政府一方面在加快推进文昌浪岭、石林九龙源等民宿民居、度假村落产品的开发,丰富民宿产品;另一方面则加快丰富乡村度假游,加快茶园风情港湾和瑶山等风情小镇建设,推进朱家—百照、桐子坞—桂溪等乡村精品线路打造。以及加大旅游资源访问点、本土老字号的挖掘培育。
  “旅游+”具有无限的延展空间,这一点在千岛湖被清晰地阐释。从湖面到湖滨,从酒店到民宿,从休闲到运动,旅游无所不+。千岛湖目前已经发展起了颇成格局的休闲度假旅游的产业体系,朝着其所设定的“世界知名的休闲度假旅游目的地”的目标推进。


 
三、机遇和挑战
  未来,千岛湖的休闲度假旅游的发展,既存在机遇,也存在挑战。具体表现在:
  首先,预计在2018年开通的杭黄高铁,将给千岛湖注入一个巨大的全新变量。届时,由于高铁的便捷,千岛湖与杭州、黄山的时间距离拉近,千岛湖也将进入到更多城市的两三小时的交通圈内。而随着“5+2”生活模式兴起,“2.5天休假模式”的破冰,千岛湖也更容易吸引来更多的周末游客。
  但在另一方面,高铁开通也意味着人流来得快,要离开也很快。所以如果千岛湖的旅游产品无果不能提供足够的吸引力,那么游客更改旅游决策,到另外一个地方去的可能性、便捷性都大大增加。
  第二,旅游的区域的旅游竞争将增加。一方面,高铁的开通之后,原本和周边景区只是隔空竞争,如今变成了短兵相接。另一方面,城市周边游兴起,以及以杭州、苏州为典型的长三角城市本身也在提升旅游功能,使得城市本身变成了旅游目的地。再者,即将开园的上海迪士尼乐园,也将每年吸引上千万人次游客,而且很显然,这会引爆长三角主题公园旅游市场的新一轮竞争。
  事实上,休闲、度假旅游,由于其能延伸出很长的产业链条,有效带动产业发展和就业增加,正在被各个地方所重视。那也意味着,原本作为中国休闲度假旅游的千岛湖,如今正遭受着来自各个方面的竞争。
  在笔者看来,千岛湖继续坚持休闲、度假的路线一定是没有错的。但在此过程中,应该持续和黄山、婺源、三清山等知名景区建立合作关系,化区域竞争为互补合作、减少内耗,共同开发精品旅游路线,为游客提供具有丰富的、具有互补性的旅游体验。事实上,这其实正是千岛湖正在做的。在最近刚刚落幕的“秀水节”上,千岛湖与周边景区已经达成了一系列的战略合作。
  此外,未来的千岛湖应该持续在文化上做文章。资源的开发终究是有限的,但文化的开发则是无穷的。淳安县素有“锦山秀水、文献名邦”的美名,历史悠久,距今已有1800年的历史,并且也有厚重的戏曲、习俗、民间手工技艺等传统文化。但很显然,千岛湖过去整体偏重于对自然资源的开发,比较忽略了对文化价值的深挖梳理和呈现。而随着休闲度假旅游发展的持续深入,游客对文化的体验需求也一定会逐渐提升。届时,人们来到千岛湖,除了想来感受青山秀水,更要体验此景此情。
  在中国旅游业快速发展的当下阶段,千岛湖的机遇远大于挑战的。在坚持提供更好的产品、更好的服务的理念下,千岛湖的休闲度假产业也会随着中国旅游的转型而进入到新的境界。(许伟明)

上一篇:后地产时代旅游度假产业需提升品质

下一篇:湖泊型旅游度假区发展存在的问题



探索中国旅游休闲度假新模式
  中国的旅游业,经过30多年的发展,取得了从无到有、从小到达的快速变化。随着国民收入的快速提升,旅游出行的频率在提升,对于旅游的需求层次也随之提升。在当下,中国旅游正从观光为主的初级阶段,向着重休闲、度假、体验的更高阶段演变。
  20世纪末,度假旅游在欧美的各类旅游产品已主导,度假游客占比高达六七成。而按照我国“十二五”规划,休闲度假产业也逐步地成为旅游经济的重要支柱性产业。
  起步于1982年的千岛湖旅游,其发展脚步顺应了中国旅游业的宏观趋势,并且在当前,充分结合其实际,将其转型升级的目标明确为休闲度假旅游,以打造“长三角首选、全国一流、世界知名的休闲度假旅游目的地,建成全国乃至世界湖泊旅游的典范。”
  相对于观光而言,休闲、度假旅游拓展了旅游内涵,延伸了旅游产品、产业的链条。这一过程当中,千岛湖也在积极探索休闲度假旅游的新模式。而这种探索,无疑对于中国整个休闲度假产业,具有巨大的启发价值。


一、向休闲度假转型
  2002年开始,千岛湖就提出从观光向休闲度假转型。从这个13年前的时间节点来看,千岛湖的转型是走在中国旅游整体之前的。而当时千岛湖之所以提出转型的一个重要的背景是,千岛湖有一个观光景区普遍存在的痛点,即“人旺财不旺”。
  眼看着游客是很多,但游客在千岛湖停留时间不长,停留两三小时到小半天者居多。停留时间短,对景区来说最多能赚一张门票。想依靠旅游拉动景区的住宿、餐饮、娱乐、购物、运动健身等产业,只能想方设法延长游客停留时间——最好留宿过夜。
  观光旅游的时代,也是“得目的地者得天下”的时代。彼时旅游开发的主要模式是对优质资源的占有,然后划定范围坐收门票。在门票经济的逻辑,只需在乎游客数量,游客的停留时间反倒其次。但越来越多景区对门票经济模式,已经遇到了瓶颈:景区容量有极限度,游客量不可能无限增长,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门票,一单涨价就会引发社会性的抱怨。所以,向休闲度假转移,是很多观光景区的被迫选择。这样来看,2002年就提出转型的千岛湖,还是颇有前瞻的。
  随着“带薪休假制度”和“国民旅游休闲计划”的实施,大众旅游正向国民休闲时代转变,旅游、休闲、度假将成为现代人们品质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向休闲、度假转型,有了越来越充分的市场容量的支持。
不过,也不是所有的观光景区都适合做休闲度假。而千岛湖能够早早提出转型,其实也在于它作为湖泊型景观,有发展观光旅游的先天优势。
  国际上,湖滨型的景观,往往也是休闲度假旅游区。水面和纵深极广的湖滨空间提供了发展多种产业的空间。千岛湖也是如此,且还拥有大量岛屿和半岛。随着转型战略的坚持深入,千岛湖的旅游业的整体结构逐步发生变化。其中最明显的过夜游客比例的上升。据淳安县旅委的统计,2013年,淳安共接待游客908.6万人次,其中一日游570万人次,占比62.7%;过夜游客338.6万人次,占比37.3%。
  任何行业的转型,其背后都是产业布局的变化。倚靠一湖秀水,千岛湖过去几年大力布局度假酒店产业。并依托度假酒店,发展高级游艇、会议、展览、户外运动等项目。千岛湖靠近长三角偌大的市场,而长三角作为中国最为发达的区域之一,有大量的企业家、白领、中产家庭等,对于千岛湖这样的度假产品拥有旺盛的需求。


二、“旅游+”的产业布局
  “旅游+”这个概念,最近在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的亲自倡导下,在当下的旅游界已和“互联网+”一样热门。
  李金早特别指出,旅游+休闲度假,将会形成旅游休闲一体化发展。目前,我国人均GDP已超过7000美元,旅游需求进入爆发式增长阶段。国务院办公厅的《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》,提出要强化落实带薪休假,鼓励错峰休假和弹性作息。
  在国家旅游局的层面,为发展休闲旅游产业,将引导社会资本建设一批满足大众化、多样化、多层次休闲度假需求的国民度假地;支持景区和城市发展旅游演艺,丰富旅游者晚间休闲生活;支持引导社会资本开发温泉、滑雪、滨海、山地休闲度假产品,加快推动环城市休闲度假带建设,鼓励城市发展休闲街区、绿道、骑行公园、慢行系统,拓展城市休闲空间。
  回顾千岛湖过去一直以来的产业布局,其实正是李金早局长所讲的“旅游+休闲度假”的先行尝试。
  目前,千岛湖最为引人注意的一个产业,一定是酒店业。中国很少有别的地方能像千岛湖这样,在小小区域内密集地布局酒店。截至2014年底,淳安全县酒店数量达368家,全县所有住宿设施接待的过夜游客达290余万人次。
  更重要的是,千岛湖聚集了众多的高星级度假酒店,目前已形成以洲际度假酒店、喜来登度假酒店、希尔顿度假酒店、开元度假村、温馨岛度假酒店、天屿悦榕庄度假酒店、润和建国度假酒店等国内外高端品牌为代表的高星级酒店集群。
  这些知名的精品度假酒店的集群,聚集了规模效应,促使千岛湖休闲度假品牌的成倍放大,并带动了高端餐饮、户外运动、会议、展览、游船游艇等产业的发展。
  在会议方面,千岛湖越来越成为会议旅游的举办地。其中不乏国内外重量级会议,如第四届中国城市会展高峰会议暨政府主导型展会创新发展会议、第六届亚洲展览会议协会联盟年会及论坛、20国集团银行行长会议等。
  而在游船、游艇产业上,目前千岛湖景区已有游船121艘,共12677个座位;普通游艇166艘,共2064个座位。甚至还发展其了内湖游轮旅游。千岛湖的伯爵号游轮,是中国内陆湖泊最大的豪华游轮,共有客房88间,载客量496人。
  基于游客的休闲度假需求,千岛湖还发展了游艇俱乐部、水上运动基地、千岛湖水上不夜城、凤凰度假村、天清岛度假村等,满足游客的多元需求。
  除了“高山大”的酒店、游艇之外,千岛湖的“旅游+”还包括“旅游+乡村旅游”。2014年,千岛湖的乡村旅游客流量高达336.5万人次,实现收入3.56亿元,同比分别增长28.0%和26.7%。
  而且很显然,千岛湖的乡村旅游发展层次,目前已逐渐脱离了“吃农家饭、住农家院”的简单“农家乐”阶段,上升为以特色民宿、在地文化体验为核心的新型乡村旅游。
  目前,当地政府一方面在加快推进文昌浪岭、石林九龙源等民宿民居、度假村落产品的开发,丰富民宿产品;另一方面则加快丰富乡村度假游,加快茶园风情港湾和瑶山等风情小镇建设,推进朱家—百照、桐子坞—桂溪等乡村精品线路打造。以及加大旅游资源访问点、本土老字号的挖掘培育。
  “旅游+”具有无限的延展空间,这一点在千岛湖被清晰地阐释。从湖面到湖滨,从酒店到民宿,从休闲到运动,旅游无所不+。千岛湖目前已经发展起了颇成格局的休闲度假旅游的产业体系,朝着其所设定的“世界知名的休闲度假旅游目的地”的目标推进。


 
三、机遇和挑战
  未来,千岛湖的休闲度假旅游的发展,既存在机遇,也存在挑战。具体表现在:
  首先,预计在2018年开通的杭黄高铁,将给千岛湖注入一个巨大的全新变量。届时,由于高铁的便捷,千岛湖与杭州、黄山的时间距离拉近,千岛湖也将进入到更多城市的两三小时的交通圈内。而随着“5+2”生活模式兴起,“2.5天休假模式”的破冰,千岛湖也更容易吸引来更多的周末游客。
  但在另一方面,高铁开通也意味着人流来得快,要离开也很快。所以如果千岛湖的旅游产品无果不能提供足够的吸引力,那么游客更改旅游决策,到另外一个地方去的可能性、便捷性都大大增加。
  第二,旅游的区域的旅游竞争将增加。一方面,高铁的开通之后,原本和周边景区只是隔空竞争,如今变成了短兵相接。另一方面,城市周边游兴起,以及以杭州、苏州为典型的长三角城市本身也在提升旅游功能,使得城市本身变成了旅游目的地。再者,即将开园的上海迪士尼乐园,也将每年吸引上千万人次游客,而且很显然,这会引爆长三角主题公园旅游市场的新一轮竞争。
  事实上,休闲、度假旅游,由于其能延伸出很长的产业链条,有效带动产业发展和就业增加,正在被各个地方所重视。那也意味着,原本作为中国休闲度假旅游的千岛湖,如今正遭受着来自各个方面的竞争。
  在笔者看来,千岛湖继续坚持休闲、度假的路线一定是没有错的。但在此过程中,应该持续和黄山、婺源、三清山等知名景区建立合作关系,化区域竞争为互补合作、减少内耗,共同开发精品旅游路线,为游客提供具有丰富的、具有互补性的旅游体验。事实上,这其实正是千岛湖正在做的。在最近刚刚落幕的“秀水节”上,千岛湖与周边景区已经达成了一系列的战略合作。
  此外,未来的千岛湖应该持续在文化上做文章。资源的开发终究是有限的,但文化的开发则是无穷的。淳安县素有“锦山秀水、文献名邦”的美名,历史悠久,距今已有1800年的历史,并且也有厚重的戏曲、习俗、民间手工技艺等传统文化。但很显然,千岛湖过去整体偏重于对自然资源的开发,比较忽略了对文化价值的深挖梳理和呈现。而随着休闲度假旅游发展的持续深入,游客对文化的体验需求也一定会逐渐提升。届时,人们来到千岛湖,除了想来感受青山秀水,更要体验此景此情。
  在中国旅游业快速发展的当下阶段,千岛湖的机遇远大于挑战的。在坚持提供更好的产品、更好的服务的理念下,千岛湖的休闲度假产业也会随着中国旅游的转型而进入到新的境界。(许伟明)

  • 上一篇:后地产时代旅游度假产业需提升品质
  • 下一篇:湖泊型旅游度假区发展存在的问题